愉悦犯

爬墙,活着就是爬墙

【反逆白黑】【鲁鲁修生贺】怪盗 St.Zero的烦恼

怪盗圣少女paro

有性转提及。
鲁鲁修生日快乐(≧▽≦)/
All Hail Lelouch.
假装自己赶上了。・゜・(ノД`)・゜・。届不到届不到。









“黑暗中飞舞的倩影!究竟是济世行善的圣女,还是古怪恶劣的恶魔?!稀世珍宝屡屡失窃,究竟是奇迹之手,还是奇巧淫技?!轻易将警方玩弄在指尖,即使是枢木警官也会心动不已,宇宙级可爱的窃贼系美少女,横空出世!决定了,下一个目标就是你的心!————带您深入走近怪盗St.Zero!”

“听说了吗?St.Zero昨夜又出现了!”

“这次她去了十六街那间大屋!”

“你是说那个专门盗取恶人歹徒宝物的怪盗St.Zero?”

“就是她呀。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失过手!”

“超帅的诶!”

短短几天间,St.Zero成为了新宿的明星,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她,或是她的完美作案,或是她的隐藏目的,再或是她的可爱身姿。只有一个人除外——

“朱雀,不要再这么消沉了。你这样我都没办法安心看书了。”鲁鲁修无奈的看着几乎整个人颓在桌子上的朱雀正在用新一期的校报糊脸。

“什么好帅啊,明明连St.Zero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小偷就是小偷,用错误的手段是得不出正确的结果的……”朱雀颓丧地说道。更重要的是,他在自己心中补充道,那些报纸都在胡写些什么呀,“轻易将警方玩弄在指尖,即使是枢木警官也会心动不已”?才不是那样的!

他感觉自己倒霉透了,不小心撞到了正在作案的St.Zero.(物理意义上)仅仅只是这样居然就莫名其妙被颁布了一个搜查许可证,还被任命来追捕怪盗St.Zero……最惨的是还被大肆报道了,应该说只要和St.Zero沾边就很容易火吗?

他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和这次报道的记者好好谈谈职业道德的问题了,那个叫什么哈尔特的。写这种让人误会的话,万一导致当事人陷入乌龙修罗场怎么办?

他忍不住又抬眼看了鲁鲁修一眼,对方已经放弃劝告他了,正在安安静静地看书,侧脸线条干净柔和。说起来,St.Zero的脸倒是和鲁鲁修很相似,都一样干净漂亮。

他有点怅然若失,明明鲁鲁修没生气,但他反倒更希望他能生气。

别做梦了,他又不喜欢你,你还指望他会为这点小事吃醋吗?

现在自己也成了舆论中心,还传出了迷之绯闻,被男生们排挤(众男生:绝不允许你玷污我们心中的女神!朱雀:???我不是我没有)。唯一的一件好事就是鲁鲁修也陪他一起(鲁鲁修:我对那种女人不感兴趣。),想到这里,朱雀就又觉得还有点希望,说不定鲁鲁修对他,还是有些与对别人不同的感受的。

所以决定了,再尝试最后一次吧。

————————————————————(少年蓄力中)————————————————————

“宇宙级可爱的窃贼系美少女,横空出世。决定了,下一个目标就是你的心……其实我觉得写的挺好的,挺符合我给你定的人设的呀,美少女鲁鲁子☆”C.C斜倚在沙发上,边吃披萨边惬意的说道。

“……”鲁鲁修靠着墙不住喘气,刚经过高强度运动的身体,即使有魔法的加持,也无法迅速恢复正常。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自己为什么要在午夜像是什么怪盗基德(???)之类的角色一样,听从这个女人的要求偷窃珍宝呢?

恐怕无论是谁,都无法猜到,平时在学校里优秀温和文质彬彬的校草级少年鲁鲁修,就是黑夜中楚楚盛放的St.Zero.

那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夜晚,却出现了极为特异的少女,为了医治妹妹的视力,少年与她缔结了契约,获得了足矣颠覆世界的力量……然而并不是,少年只是沦为了真夜中的窃贼,甚至还在威逼利诱下,成为了少女窃贼。

鲁鲁修越想越觉得羞耻,又没力气说话,只是瘫在床上,仿佛是一条鲤鱼王(?),忿忿地瞪着C.C.

“……你别这么瞪我啊,”C.C被他瞪得有点惭愧,连吃披萨的速度都慢了,“变成少女也是为了你不被人认出来嘛,而且每次事成后你也变回来了嘛。放心,变成女孩子绝对没人能认出你,鲁鲁子那么可爱,你那么讨人烦。”

“……”鲁鲁修不瞪她了,他看着手边明显体现着某人兴趣爱好的女装,陷入了无尽悲怆中,像是才发现自己进了黑心企业的可怜员工。

————————————————————————————————

“朱雀你,是怎么看待St.Zero的呢?”

“小偷就是小偷,用错误的手段是得不出正确的结果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将她绳之以法。”

已经是午夜时分了,C.C也早已离开,可刚刚脱去St.Zero外衣的鲁鲁修却无法入眠。

朱雀,很在意St.Zero呢。明明我在他身边这么久,但他却从来没有注意过吧。可St.Zero一出现,朱雀就一门心思投入到她身上了,虽然嘴上说厌烦,但那又是真是假呢?

鲁鲁修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朱雀喜欢St.Zero也好,讨厌也好,自己又能怎样呢?说起来让人气愤,好像喜欢上朱雀,很多事情就一下子没得选了。

明明屋子里热气开的也不是很足,窗外天寒地冻风雪交加,鲁鲁修却觉得越想脸越发烫,用被子蒙住泛红的脸,仅仅一双眼睛露在外滴溜溜的转。

……说起来,窗户上那一团黑乎乎的是什么?

————————————————————————————————

枢木朱雀的外衣上沾着零零散散的几片雪花,他从窗口翻越进来,裹挟着寒冷刺骨的北风。

“啊,早知道会这么冷,就不从窗子进来了。”

“你也知道冷啊!以后绝对不能这样了!”刚才看到朱雀在窗外真是吓到他了,连忙开窗,直接灌了一身冷风。鲁鲁修又气又心疼,原本苍白的脸上泛起微红,双唇微抿,但手上还是有条不紊地将柔软的毛毯披在朱雀身上。

“因为觉得这样比较有浪漫气息啊,罗密欧也要翻上阳台才能见到朱丽叶啊。”朱雀不甚在意的说。糟糕糟糕,生气的鲁鲁修也好可爱啊,轻敌了,怎么办,这样我会忍不住故意惹他生气的啊。

“还是说,鲁鲁修会担心我?”

“当然会啊!”鲁鲁修下意识回答道。

“会有多担心呢?”朱雀看着与自己相隔十厘米的鲁鲁修生气的样子,忽然心里一动,往前倾了倾身子,压低声音慢慢问道。

“哈?这算是什么——”鲁鲁修说着抬起头想怒视朱雀,却一下子看到朱雀放大的脸在自己眼前,他不小心往后倾了一下,手忙脚乱地勾住毛毯,两个人在床上摔做一团。

“好痛……你突然间这么近干什么呀?!”

“因为我很想知道答案,一不注意就太近了,真是太抱歉了鲁鲁修。”朱雀一脸愧疚地说。

“唉,原谅你……了。”

鲁鲁修感觉他遭遇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危机,St.Zero的衣服正规规矩矩的摆在他的枕边,就在朱雀身后仅十厘米的距离——

糟!刚刚太匆忙忘记把它藏起来了!

如果被发现,最好的情况是被认作女装癖,最差的情况就是被发现St.Zero的身份。所以,绝对不能被发现!

鲁鲁修感觉自己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一分钟几十个世界线变动。

“所以……鲁鲁修会有多担心我呢?”

哈?各种世界线都瞬间清零,鲁鲁修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回答。

看到鲁鲁修这个反应,朱雀叹了一口气,似乎打算起身离开,手指即将擦到那套禁忌的衣装——

“我,我喜欢你!”

话一出口,两人都愣住了。鲁鲁修的脸红得令朱雀心跳不已,而鲁鲁修则几乎不能相信刚才那是自己发出的声音,可恶,这根本不是自己所预想的最佳告白时刻。

鲁鲁修还想再补救些什么,朱雀却已先行一步,轻轻吻住了对方的唇,察觉对方没有抵抗,便更加妄为起来了。

鲁鲁修第一次看清了朱雀眼中一片墨绿色海洋,真绮丽呀,就仿佛那个夏日永存于他眼中。他忽然就能接受一切不按计划进行了,就像与朱雀的相识也是计划外的偶然,是万千世界线因缘纠缠所诞生的奇迹。

那么此刻也一定正是我们二人的因缘所诞生的奇迹吧。

————————————————————————————————

在紧密结合的恋人所不注意之处,空间仿佛水涡一样被扭曲了————

“鲁鲁修,我忽然想起忘记回收St.Zero的服装了……我打扰你们了吗?”














The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77 )

© 愉悦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