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犯

爬墙,活着就是爬墙

[翻译]永井泰宇《真·恶魔人》第四卷第八章第5节

えげつねえな:

由永井豪的兄长泰宇先生执笔的小说版节选,对漫画末卷空白的二十年的补充。抱歉没有翻译文学作品的经验,但愿阅读起来没有障碍。以下正文:



 


二十年的时间过去了。


曾经以主人的姿态信步地球之上的人类,早已灭绝了。


就连他们留下的痕迹,要不了多久也会消失殆尽。


人类耗费数千年搭建起的名为文明的广厦,其残骸在人类自身加速度式的破坏行为以及恶魔人与恶魔愈演愈烈的战斗的两方作用下,如今已成为一堆除了等待腐烂无可作为的丑陋的尸体。


恐怕再过上十几年,能证明人类存在过的痕迹就会少得和那些经历了数万年,不,数亿年的化石一样了。


在永恒的时间的长河里,追溯一切物种的演变兴衰。人类的历史,无论是其兴起的方式还是灭亡的方式,都找不出可相提并论的第二例。


就连人们常引以为话题的曾盛极一时又突然灭绝的爬行类动物也难以企及。


而今后,恐怕地球上也不会再出现另一种生物,像这样追溯人类的历史了。


人类目睹了那样高度发达的文明,又目睹了那样暴力的、瞬间的毁灭。


而如今面临着连痕迹都烟消云散的危机的,正是人类文明中被视为最发达、最重要的那段鼎盛的部分。


不,或许还有唯一一样可称为人类的痕迹的东西,尚存留于世。


存留于某种生物的体内……


与其说那是人类留下的痕迹,不如说,那是有着在未来的地球上继续存活的可能性的人类的一个分支种群——如果它们确能被承认为是人类的一支的话。


然而,就连这群生物自己也无法确定,它们能否真的活下来。


在前方等待它们的,也没准是被一举消灭的命运。


如今,这群生物正向着早已化为无限的荒野的中国大陆的大地上集结。


那正是恶魔人军团。


不动明所率领的恶魔人军团,为了迎击由大魔神撒旦所率领的恶魔军团,为了寻求决定能在地球上存活的究竟是恶魔人还是恶魔的最后的决战的战场,全军集结于此。


这一情景,过去曾化名为飞鸟了的大魔神撒旦早已预测到。也可以说,是过去的飞鸟了所设想的一切,一一化为了现实。


但这并不是当初撒旦希望借化身人类而实现的目的。


若按照撒旦原本的计划,就如两位恶魔王所言,这充其量不过是撒旦爱上了人类不动明所造成的误算。


彼时还是人类飞鸟了的撒旦以约翰启示录为比喻,吐露了他的所想:


或许是神的军团也未可知的恶魔人军团迎击恶魔神撒旦所率领的恶魔军团的场景,正如启示录中所记载的最终战争——


然而,当时飞鸟了说这番话的前提,是即使人类灭绝,人类的心仍存在于恶魔人的心中……


但如今的恶魔人,称它们为人类的分支种群,真的合适么?


比如,从科学的角度来说——


恶魔人曾经是人类,当他们还是人类时,借由合体获得了恶魔的肉体与能力。但这与恶魔借由合体获得人类的肉体或能力——就如它们对其它生物所做的那样——究竟有什么区别呢?


本来,所谓恶魔,指的就是由各种生命体乃至非生命体混合而成的生物。


从这个意义上,不管是人类融合了恶魔,还是恶魔融合了人类,从肉体上根本无法区分。


换言之,就如过去人类科学家也无法区分一样,就算被指称为恶魔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恶魔人是人类的分支种群的科学依据是如此薄弱,以致于稍微转换一下视角就可能完全无法成立。


唯有知道人类、恶魔人与恶魔之间纠葛的三角关系者才能做这种发言。而了解这种三角关系的,原本也只有这三方而已。


换言之,这三方之中只要有任何一方不加以承认,恶魔人是人类的分支种群这一论断便难以成立。


这三方之中,人类已经灭绝了。


所幸的是,恶魔人,目前还活着……


 


已经没有人需要再隐藏自己了。以最易于战斗的、最轻松的,抑或仅仅是自己喜欢的姿态示人便可。


以勇者阿蒙的姿态示人的不动明正抱着双肘,凝然站立于无边无际的荒野中央,望着形形色色姿态各异的恶魔人陆续集结而来。


所有人都是意气风发。明知眼前的这片土地即将化为决战的地狱,明知自己随时可能被撕裂、随时可能沉没于血海、随时可能迎来死亡,但所有人的脸上看不到一点黑暗的影子,感受不到一点悲壮的气氛。


毋宁说大家是怀着喜悦集结于这片已然荒芜得如同死界的广袤土地,等待最终战争的打响。


那是因为身为恶魔人的他们不知不觉中被恶魔的战斗本能支配,面对眼前这场无疑将超越一切想象的决战而热血沸腾、跃跃欲试吧。


谁都无法彻底否认这一说法。


只要变身成恶魔人,都会因得到超乎想象的战斗能力而获得自信,从而变得比以前更热衷于战斗。


但看着如今满怀喜悦地集结于此的恶魔人们的神情,恐怕这还不是全部的原因。


如果仅仅是出于战斗本能,那他们的神情还不该明快如此。


莫若说,直到今日,恶魔人们才不用顾虑包括自身在内的任何人而舒张自我;直到今日,他们才终于以恶魔人的身份获得了自由——


正是由于人类彻底灭绝了,他们终于可以把自己曾经身为人类的经历当作可以忘却的过去,而获得了从此往后以恶魔人的身份生存的意义与自信。正因如此,他们面露喜悦——


或许是无意识之间,恶魔人们终于醒悟到,他们在这座地球上,作为新人类,站在了出发点上——


或许是无意识之间,全体恶魔人终于切身地感到,属于自己的时代来临了,于是才流露出那种连死亡都不足畏惧的明快的神情——


然而,就在恶魔人们迎来期盼已久的这一刻的同时,他们不得不面对一场赌上种族全员的生命的大决战。


一面考虑着这些事,不动明依然如雕像般魏然伫立于荒野的中央。


对不动明而言,至今为止的二十年仿佛是那样漫长,但又仿佛仅仅是在一场接一场的战斗中一晃而过般短暂。


恐怕对任何一名恶魔人来说都是如此。这是动荡的二十年,却又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毫无变化般持续泥淖里的战斗,乍一看仿佛时间不曾流动的二十年。


他们历经百战而站在了这里。


他们历经百战,终于成功地引出恶魔,不,终于成功地引出恶魔神撒旦与自己决战——不如说这才是不动明的实际感受。


毫无疑问,起初恶魔人是处于压倒性的劣势的。不知该说是恶魔们小视了恶魔人,还该说是撒旦那复杂的迟疑给予了恶魔人天赐的良机。


但另一方面,明没有任何迟疑或犹豫的感情。


在失去美树的那一刻,他也同时失去了诸如此类的一切感情。


从那之后,为了将恶魔一个不留地杀尽,明变成了比恶魔更冷酷更残忍的恶鬼——


为了杀死恶魔,明不择手段。


说他变成了以杀死恶魔为目的的杀人机器也毫不过分。


就连他曾经誓死保护、为此才变身恶魔人的人类,如今的明也不惜加以利用。


如果认定人类的科学是有用的,那立即就将其道具化;就连人类本身,也可以冷酷地当作道具来使用。


由这样的明所率领的恶魔人军团,自然对恶魔人以外的任何事物都不抱信任。如果能够用来杀死恶魔,无论什么他们都可以加以利用,对任何生物的死与活他们都不加关心,完全成为了恐怖的破坏与杀戮的集团。


譬如为了扩充恶魔人的数量而诱拐他们认为有用的人,为了强制合体而使用科学的手段,反复进行残忍的实验——既使用恶魔,也使用人类。


在费尽功夫终于搜出几只恶魔并将它们杀死的同时,又有多少人类死于明与恶魔人们的手下呢,谁也不知道这个数字。


明与恶魔人们积极地在人类自我毁灭的进程中推波助澜。


说不定比恶魔们所起的作用更大。


正是因此,对恶魔来说,恶魔人尚可说是有益的存在。


恶魔人对人类的冷酷无情甚至让恶魔们期待起,恶魔人终有一日会成为恶魔的同伴。


虽不知这是否是明故意所为,也可能纯属偶然,恶魔人对人类的举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迷惑恶魔的障眼法。


对明来说,这二十年无疑是执念的战斗。


今日,在这里,决战即将上演。或许是撒旦终于发现,哪怕走到了这一步,哪怕人类彻底灭绝了,恶魔人仍执着于挑战恶魔,才被迫下定决心进行决战。


然而回顾至今为止恶魔们的作战方式,为何它们,不,为何撒旦会到此时突然转变方针,想进行这种一刀切出胜负的决战呢。只有这个问题令人费解。


无论哪一方胜利,像这样的全面战争,胜利的一方也将付出巨大的牺牲。


所以恶魔人一方猜想过,恶魔们至今为止的迟疑并非单纯的用来迷惑恶魔人的手段,而是竭力想控制战斗规模以减少自身所受的损害。可现在,恶魔军团突然改变了方针。


是因为他们忽然获得了一举歼灭恶魔人军团的自信么?


如果是那样,继续不急不慢地行动、将损失控制在最小幅度,岂不是更好么。


况且,如果要以全面战争的方式摧毁恶魔人军团,早早地在恶魔人军团尚未壮大之时动手岂不是更有利么。


今日的恶魔人军团虽无法断言战争的胜负,但至少有了能与恶魔一较高下的自信。不止是明,所有恶魔人都有这种想法。


难道这是恶魔们为了将恶魔人军团一举歼灭而设下了巨大的陷阱么?


但就算是陷阱,对如今具备精神感应、预知能力等各种各样的超能力,拥有发达的谍报技术的恶魔人们而言,要一点风声都不走漏是不可能的。


要说这是陷阱未免太牵强了。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终究是谜。


无论是明,还是其他的任何一个人,都毫无头绪。


只有直接问撒旦了。好,活捉撒旦!结论竟落到这玩笑般的一句话头上。


然而,既然知道撒旦将来到此地,恶魔全军将集结于这块大陆、这片土地,明或是恶魔人军团便不可能把上面的玩笑变作现实。


如今双方的势力旗鼓相当,无论哪一方做出总进攻的决定,另一方都必须全力以赴地应对。


说得更准确些,经过了二十年的发展壮大,恶魔人军团终于强大到能迫使恶魔军团做出总进攻的决定了。


不得不说,这是明的执念。


 


原文出处:


永井泰宇『真・デビルマンⅣ』 ソノラマ文庫 1982



评论
热度 ( 42 )
  1. 愉悦犯えげつねえな 转载了此文字

© 愉悦犯 | Powered by LOFTER